一个女生 一个背包 一根拐杖——朝圣日记(4)我拿花瓶当痰盂

一个女生 一个背包 一根拐杖——朝圣日记(4)我拿花瓶当痰盂
5公里,开车的话似乎就瞬间,徒步山路却耗了我快一个小时。
中午一点半,我赶到了圣罗曼—— 一个小教堂和一个小酒吧,仅此而已。正好遇见了驿站管理员在酒吧吃饭,他热情地向远方指了指,“沿着这条小路再走900米,就是驿站,我先吃饭,随后就到!” “天呐!”我在心里苦叫了一声,还有将近一公里的路,走着走着又是一片树林,我心里不禁打了个寒颤,“今晚不会就在这里过夜吧!” 果不其然,老远看着一座小平房立在那儿,我赶紧视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屋子后面是树林,一座废弃的农舍,一个私人的朝圣者驿站(关闭);屋子前方是一块空旷的草场,远处依稀有一户农家。
这座小小的朝圣者驿站,估摸着是用牛棚改造的,石头墙壁,木头房梁,面积不大,只有12张床,条件还算不错,有暖气,厕所很新,有热水澡洗。
交了5欧元住宿费,就是这儿了,一天都没有碰见一个朝圣者,今晚,估计真的是一个人要在这里度过了。6点半,管理员下班。借着最后一丝光线,我望了望远处的那户农家,期待可以看见零星灯光,可惜,没有,失望之后是赶紧回屋锁上门,暖气不给力,只能合衣盖着睡袋蜷在床上。开始怀念街边的高跟鞋声,楼上小孩儿的哭闹,一楼南美人的高音喇叭,还有隔壁老太的大嗓门,半夜垃圾车的轰鸣…… 短暂的怀念被屋顶奇怪的声音打断,我的心紧了一下,头皮发麻,这是平房,怎么会时不时有敲打声又或者脚步声?“也许是野猫或者小鸟筑的窝吧,”我望着横七竖八架着朽木的房梁,自己安慰自己。人越是处在恶劣环境似乎却总是强迫自己往坏处想,我整晚满脑子都是《德州链锯杀人狂》《第四类接触》《人皮客栈》等等各种能“派上用场”的恐怖片场景,大脑“兴奋”地根本无法给我睡意。
可是,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半夜突然感觉到了尿意,而且越紧张“尿感”就越强。因为驿站的厕所是单独的一间房间,要开门出去,我贴着门开始听门外的“形势”,可是除了风声还是风声,最后,我始终还是没有勇气打开那道门。于是开始在屋子里寻找可以解决的容器,最终,我把目光锁定在了一个广口花瓶上,无奈,最终这个花瓶沦落成了我的痰盂……
就这样一夜,我在黎明前的几个小时恍恍惚惚睡着了,知道清晨杯小鸟叫醒。打开小木窗,看着一点点发白的天空和东边即将升起的太阳,前一夜的所有恐惧和孤独似乎瞬间蒸发了,留下一颗干干净净常常凉凉的心,此刻周围依旧是没有人烟,但心中只有前所未有的最纯正的喜悦和希望。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