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餐桌上的传统“内脏名吃”,最后一个劲爆到连广东人都输得心服口服!

西班牙餐桌上的传统“内脏名吃”,最后一个劲爆到连广东人都输得心服口服!
天的主题不是土豆饼海鲜饭为代表的板鸭美食界传统“小清新”。我们来点重口味的,如果按照电影分级的话,那估计得够得上B级片了。
与其说老外不吃内脏,倒不如说——
一桌子的器官,他们手舞足蹈地都不知先吃哪一个!
1.猪脑seso de cerdo
西班牙人对自己能把整头猪吃的连骨头都不剩这个事实供认不讳。
那年在格拉纳达一家小酒馆,菜单上赫然跳出了seso de cerdo(猪脑),在一桌中国朋友的怂恿下,点了。安达卢西亚很多菜都喜欢油炸,炸蔬菜,炸鱼,还有,炸猪脑(被整得像一块块麦乐鸡似的)。在国内也没吃过猪脑的主页菌没法做出中西猪脑的比较。那口感有点像在嚼一个已经嚼了一个多小时的口香糖,味道一言难尽,需要伟大的吃货用极大的耐心才能品出真谛,主页菌是个急性子,吃了一块就再也没碰过。
2.牛肚 callos
国内各大馆子的神仙级冷盘,火锅店里的必点下锅菜,卤菜店里畅销top10。
马德里也有一道牛肚名菜——马式牛百叶(callos a la madrileña),这道菜比较“厚重”,是秋冬季马德里人眼中的一大补菜。可每次吃,主页菌总是情不自禁地想用南京话喊:老板,加点香菜和辣油!
3.猪耳朵 oreja de cerdo
有一年在奥伦塞洗温泉,晚上特意找了一家评分比较高的馆子吃猪耳朵。记得那盘猪耳完全拷贝了“加利西亚章鱼”(pulpo a la gallega)的做法,只不过把章鱼换成了猪耳(oreja a la gallega),口味一点都不刺激。不甘心,第二天又尝试了蒜香猪耳(al ajillo),比前一天吃的带劲儿,总觉得猪耳朵应该配上更劲爆一点的调料,只是老外喜欢把猪耳煮得稀巴烂。主页菌还是怀念南京街头卤菜店卖的那种嘎嘣er脆的猪耳朵。
4.羊腮腺molleja de cordero
很多板鸭的小酒馆里都会有这道下酒小菜,那种刚烤出来的羊腮腺表面还呲呲冒油,有的人喜欢挤点柠檬汁儿,主页菌喜欢蘸墨西哥辣椒酱,因为这种口感上的“软妹子”(外酥里嫩,嫩到发指,不仅嫩,还绵,绵到像在吃牛油果)必须用另一种强悍的方式反衬出来。
5.炸猪皮chicharrón
以前总以为炸猪皮是南京人带的货,还有著名的皮肚面让很多外地人都觉得南京是吃面的城市,而不是吃鸭。后来才知道,在吃炸猪皮这事上,西班牙人和中国人站在了同一个高度上。
安达卢西亚人用黑椒和盐炸出来做下酒菜或者夹在面包里。不同地儿有不同的叫法,例如卡斯蒂利亚莱昂叫它cortezas,加泰罗尼亚叫llardons,加利西亚叫rixó(n)s。
当然了,你在超市里也能找到一种叫做torrezno的炸猪皮零食,是个好吃又长胖的绝佳伴侣。
6.牛舌 lengua de res
本来牛舌的口感就是比鸡胗柔软细腻,但又软中带着一丝脆。其实板鸭的烹调配料无不围绕着蒜、葱和洋葱,但是一旦有葡萄酒和高汤介入,再加上时间的打磨,这道菜就足以让人舔盘。酱牛舌(lengua en salsa)是里奥哈的名菜。用全世界最好的白葡萄酒炖出来的牛口条好吃到发抖!
7.血汁七鳃鳗lamprea
这玩意儿从某个角度看简直就是一器官!但它是一种鱼,叫七鳃鳗。(以下图片会引起不适)
七鳃鳗在中世纪的时候可是只有贵族才配享用的高档食物,欧洲皇室为之痴迷,传说英国国王亨利一世就是这种鱼的“死忠粉”,他真的是一口气吃了好多七鳃鳗最后撑死的。另外,七鳃鳗的脂肪含量很高,所以它的油提炼出来还能点灯。
在加利西亚,七鳃鳗特金贵,每年只有1月到3月会有,而现在据说因为捕捞过剩已经濒临灭绝。总之一条售价30欧起跳,餐馆里就不止这个价格了,估计一盘得卖七八十欧,因为处理起来也麻烦,没人会买它,想吃就直接下馆子。这种鱼以吸食别的鱼的血为生,宰杀它的时候会喷很多血,所以干脆就连它的血一起炖煮,顾名思义就是“血汁七鳃鳗”。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