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节日

曾是西欧“魔都”的它,如今霸气独揽四项“世遗”,这两天又秒变“天堂花都”

坐标安达卢西亚, 人口不到40万,不及中国五线城市的规模。 在中世纪,作为后倭马亚王朝的首都,常驻民超过50万,它一度辉煌到成为整个西欧的“魔都”,老城区至今拥有许多令人过目难忘的建筑遗址。
阅读更多

法国来的西班牙国王在马德里郊区建了座翻版凡尔赛,还让法式甜品成了儿童节爆款

1月6日是天主教的主显节,是每年纪念耶稣显灵的节日。1月6日也是西班牙的儿童节,俗称三王节。三王节一过完,西班牙的圣诞假期才算是真正划上句号,就像是中国的春节要等正月十五吃完元宵才算告一段落一样。 三王节也算是圣诞节衍生出来的一个节日,传说东方三王(白皮、黄皮和黑皮)看见伯利恒上空升起了一颗新星,于是骑着骆驼前往朝拜,并给刚刚诞生的耶稣带去了礼物。后来这一天就演变成了天主教国家的儿童节(例如西班牙、意大利),所以小神兽们从圣诞节到这一天都是拆礼物拆到手软啊。 儿童节这一天,西班牙有三个传统,收礼物、看花车游行以及吃ROSCÓN(跟着主页菌大声念:螺丝孔)。这个“螺丝孔”是个啥?就是一个脸大小的甜甜圈,夹着奶油(也有不夹奶油的)嵌着蜜饯,关键每个“螺丝孔”里都藏着一个豆子和一个国王,大家吃的时候可要小心了,别“嘎嘣”一下把牙给磕了。吃到了豆子你得请客再买一个,吃到了国王你就今年行大运。
阅读更多

西班牙女郎们的各种扇语,把撩汉小心思拿捏得ss的!

塞维利亚四月节,想要撩妹,那么得先读懂她们的语言。千万别忽视了她们手中的扇子,这里面有大学问。 “扇语”发展到今天,已经不是单纯的示爱那么简单了,吉普赛女郎们还会利用扇子表达自己的嫉妒、挑逗等等各种小心思小情趣。 以下扇语请大家自行脑补:
阅读更多

搞事情啊!这两天被塞维利亚刷屏了……

这两天被塞维利亚刷屏了。 先是在西甲第32轮,塞维利亚主场对阵格拉纳达的比赛,原本补时4分钟,然而主裁到了第93分钟就匆匆吹响了终场哨音。小哥发现了自己的迷幻失误后,硬气地要求已经把鞋都脱了的球员们再回到赛场上“加班”1分钟。没错,最后双方球员真的再次入场,踢满了1分钟。 原本毕尔巴鄂是2020欧洲杯的举办城市之一,却因当地政府无法保证至少25%的球迷入场观赛这一要求被欧足联“抛弃”了。取而代之的就是——塞维利亚。没错儿, 今夏欧洲杯的三场小组赛和一场八分之一决赛将移师塞维利亚卡尔图哈球场举行,据说届时将开放30%的观众席,每场至少1.5万人。
阅读更多

11cmX6.5cm,这张圣诞“符咒”专治打工人的不快乐

很多国家的一些文化传承或习俗现在渐渐成为了国际上的一个主流文化象征,而西班牙创造了很多这种“文化象征”,例如弗拉门戈、潘普洛那奔牛节、瓦伦西亚番茄节,圣周的游行庆典等等,除此之外,每年12月22日开奖的大胖子彩票也举世瞩目,这个彩票从每年春夏季就开始对外出售,其“吃香”程度可想而知。 西班牙国家彩票中心也许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了,从1812年就开始活跃到现在,目前已经有很多不同种类的彩票对外发售。最早的彩票在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三世的时候被叫做“原始彩票”,那是他在那不勒斯当国王的时候带回来的传统。后来彩票真正发展起来还是因为战争的关系。法国侵略西班牙期间,在加迪斯举行了西班牙军事防御大会,并且一致决定恢复彩票传统并且将收入用来提供给解放战争的军事资金支持。而国家彩票的第一次抽奖仪式则是在1812年的12月18日,中奖号码是03604。 板鸭人在过圣诞的传统重头戏之一就算买!彩!票!家里的长辈会买一套送给其他家庭成员,甚至包括儿子的前女友(今年的圣诞彩票广告),公司会准备好几套彩票供员工购买,共同讨个好彩头。朋友之间也会互相赠送彩票,又或者囊中羞涩的好基友合起来买一张,中的话对半分,没中的话也不心疼。
阅读更多

除了巴塞罗那,还有谁是伍迪·艾伦的掌上明珠?

爱冒险的射手座带你花式玩转西班牙 向来只做旅行风向标+超有料的深度游资讯 不信的话就点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
阅读更多

美爆的秘境、巨型圣诞光球、治愈系圣诞专列…赶紧收藏马德里2020最全圣诞日程表!滚蛋吧病毒

别小看那一颗颗小小的led灯泡, 它们点亮的不只是城市,更是人心。 病毒肆虐的2020,除了疫苗,我们还需要点灯光和色彩来愈合。
阅读更多

每年7月,来板鸭这个小城的“狂奔赶死队”数量超过了常驻人口,“罪魁祸首”居然是海明威!

爱冒险的射手座带你花式玩转西班牙 向来只做旅行风向标+超有料的深度游资讯 不信的话就点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
阅读更多

马德里人酸了一个月后终于把他盼来了​,想想怎么作妖呢?

爱冒险的射手座带你花式玩转西班牙 向来只做旅行风向标+超有料的深度游资讯 不信的话就点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
阅读更多

皇家歌剧院女高音阳台上带着一帮邻居合唱《马德里》,耳朵都要听怀孕了

玛丽亚·萨帕塔是马德里皇家歌剧院女高音歌唱家,给她钢琴伴奏的是鲁文,交响乐团首席指挥家。他俩从西班牙禁足期开始到现在,已经不定期地举办过好几场“阳台音乐会”了,而且都是盛装出席,玛丽亚每次都不重样地穿出自己的晚礼服,画上精致的妆容,而鲁文也是燕尾服“加身”。楼上下的邻居们也从最开始的铁杆观众变成了后来的临时伴唱(当然也有人“身兼数职”,拿出自家的探照灯当了回临时灯光师),每次演出结束后邻居们还各自拿起酒杯互相敬一下。 大约一周前,玛丽亚在每晚八点为医护人员鼓掌环节结束后,又开嗓了。 这一次,是那首轻快喜悦、脍炙人口的《马德里》chotis舞曲。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