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西班牙</span>

Archive

人均3500欧,坐一趟6天5夜的超五星豪华列车横穿西班牙北部,值不值?

你们可能还不知道把,西班牙国家铁路RENFE还有超五星豪华线路,堪称板鸭的“东方快车”,每年都会定期开放几条超豪华五星列车专线一条龙满足你既想玩又要奢还要顿顿吃好的小任性。这些线路里有南有北,今天就先来说说北边的这条线——北方绿色快线Costa Verde Express。
阅读更多

锡古恩萨,下一个世界遗产?

锡古恩萨,坐落在卡斯蒂利亚-拉曼恰大区的东北角,距离马德里大约1小时40分钟的车程。 自从中世纪开始,坐落在埃纳雷斯河河谷高地的锡古恩萨,就是重要的战略领地。而除了一览众山小的地理优势外,古堡,天主教堂以及石板路两旁的中世纪古建筑也使它成为了西班牙保留最为完整的中世纪城镇之一。 先来说说那座古城堡。它是在公元7世纪时被摩尔人在原有的古罗马废墟上加盖成的一座军事防御建筑。天主教夺回政权后,这里就成了王公贵族们下榻的官邸:
阅读更多

还记得你最后一次不戴口罩的旅行吗? 我先来,2019年12月…

西班牙从本周四正式开始实现户外“口罩自由”了!我们距离不戴口罩出行的目标又更近了一步。 所以,还记得你最后一次不戴口罩的旅行吗?什么时候在哪里?我先来——2019年12月初,马拉加。 今天畅游小姐姐就带你翻开这座“大众”城市的“小众”一页,吃喝玩乐一个都不少。(欢迎大家也可以在后台留言说说自己最后一次不戴口罩的旅行经历。)
阅读更多

被梅西选中的旅行目的地,有的小众有的经典,但全都美到窒息!

和C罗一样,梅西也是一边踢球,一边积极发展副业,而且他们的副业首选都是开酒店,毕竟旅游业在西班牙,可是刚需。 梅西在伊比萨的四星酒店 这不,2022年一开年,有媒体曝出,梅西在安达卢西亚加迪斯省的圣罗克收购了一家四星酒店Sotogrande,将其纳入到自己MIM酒店集团旗下。
阅读更多

西班牙人的平安夜大餐都吃啥?

平安夜的晚餐对于西班牙人来说,至少大部分,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餐,每个家庭动辄三十几号人齐聚一堂大吃特吃!当然了,晚餐不仅仅是一个家庭负责,来吃晚餐的每个家庭都有自己负责的部分。例如你家负责前菜,我家负责主食,他家负责甜品,酒和饮料。 那么,西班牙人的平安夜晚餐的桌上到底有啥呢? 生猛海鲜,烤肉和炖菜绝对是主角。但是呢,今天我们还是要按照地区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阅读更多

这里是西班牙的克什米尔,“白金级”的手工羊毛制品却一直没火起来

这年头,但凡和“克什米尔”扯上关系的羊毛制品,那价格就蹭蹭往上跑。一到秋冬季,“克什米尔”们就像被开了光似被店家们“供”在C位,价格普遍都在80到150欧元起跳,哪怕只是一条质量上乘的羊毛围巾都抵得上吃一顿米其林了。然鹅,西班牙人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国家才是顶级美利奴羊毛的原产地啊! 等等,美利奴羊毛是啥? 美利奴羊(oveja
阅读更多

三百年前来自中国的舶来品被吉普赛人一带货,成了当今西班牙的文化烙印

马尼拉披肩 (mantón de Manila),见得最多的就是披在弗拉门戈舞者的肩上,是她们一身华服的“点睛之笔”和“颜值担当”,也是很多西班牙女人在节假日出门游行、唱歌跳舞的着装“标配”。
阅读更多

巴斯克,get到了“人类高质量旅行”的所有精华,没有理由不爱!

“巴斯克是无论如何都想去的地方” ,这是日本女明星石原里美的原话。2019年的一趟巴斯克之旅让她兴奋到“失去理智”。 另一方面,贴着“旅行达人导演”标签的伍迪·艾伦,是个“极度热爱欧洲的纽约客”。与其说影迷爱他的才华,倒不如说他们更爱导演镜头下浪漫又多情的欧洲。《午夜巴塞罗那》曾一夜之间把巴塞罗那轰上了最受欢迎旅行目的地的榜首,顺便又带火了奥维耶多。2020年,他的新电影《里夫金的电影节》又把巴斯克,推上了神坛。
阅读更多

超强干货|2021西班牙放飞无人机最新规定,黑飞被抓,网红大片不是想拍就能拍

畅游小姐姐的大疆mini2入手才28天,就已经有了伤痕累累的飞行体验: →1次飞丢,→1次炸鸡(502胶赋予了它第二次绳命),→1次被西班牙警察叔叔逮个正着。遇到小姐姐这种飞行小白,mini2承受了同龄机本不该有的多舛命运(文末有彩蛋)。 现在直奔主题——在西班牙,无人机可不是想飞就能飞,想在哪飞就在哪飞!
阅读更多

【博物馆装x指南】只要3分钟,艺术小白也能看懂戈雅的名画

弗朗西斯·戈雅算是大器晚成,40岁进宫廷成为画师才在西班牙艺术界红出圈,53岁被卡洛斯四世国王任命为首席画师则是他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 《卡洛斯四世的一家》是戈雅的代表作之一。虽然国王一家对这幅画相当满意,但是后世人们却根据国王一家的表情把这一家子形容成了“杂货铺老板全家福”。卡洛斯四世不仅低能昏庸粗俗,他和他老婆玛利亚·路易莎的糟糕长相更是拉低了整个皇室及后代的整体颜值水平。国王的姐姐玛利亚·何塞法(左起第五人),因为实在是长得丑,戈雅只得把她画成脸转向后面的样子。戈雅是个非常善于捕捉和表现人物气质的画家,所以他表面上把国王一家画得体体面面,但是骨子里却把他们粗俗丑恶的形态拿捏得死死的。另外,由于出现在这幅画里的皇室成员有13个,为了化解这个对西方人不吉利的数字,戈雅效仿委拉斯开兹,将自己也画了进去跟国王一家“合了张影” 和《卡洛斯四世的全家福》有着一样画风的还有“马哈”系列,一副是裸体的,叫做《裸体的马哈》,另一幅是穿着衣服的,叫做《着衣的马哈》。《裸体的马哈》和《穿衣的马哈》是戈雅在刚进宫廷前十年间创作的。在此期间他画了许多宫廷成员及贵族的画像。当时西班牙是一个宗教法规极为严厉的国家,禁止描绘裸体,所以,当时的社会舆论对《裸体的马哈》表达了强烈不满和抵制。于是,戈雅又重新绘制了一幅表情、姿态一模一样的《穿衣的马哈》,总之就是拒绝在原画上修改,戈雅也因此受到了宗教审判。
阅读更多